学员心声
学员心声
    从忍者,到咏春
    日期:2013-5-28

     

      从小到大,我至今无法取胜的,就是我每个阶段的师傅。我没有暴力倾向,唯一的信念,如果算是战斗信仰的话,那也只是“我不能输”。

      那一年韩杰(JAI HARMAN) 17岁,在那个叫做RUGBY(拉格比)的英格兰中部城市,一边准备上大学,一边练习他的定期“课外训练”——忍者功夫。这不是噱头,也不是唬人的开场白,教授他忍者课的这个英国人,师从日本历史上最后一位正宗忍者。所以韩杰一直得意地跟朋友说,他的师爷是“地道的日本忍者”。可是突然有一天,他的忍者师傅消失了,就像某个神秘遁术一样。

      “已经忘了当时的细节了,只知道后来听人说,师傅在一次格斗中把对方打成重伤,没过几天这个人就死了,后来全城都在通缉他。他得知那个人的死讯后,自己走到警察局,跟他们说:‘人是我打死的,我负责’。”所以实际上,当韩杰赶回来想继续上课时,他的师傅不是遁了形,而是进了监狱。“我所有的忍者功夫都是跟他学的,他没法教课之后,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老师了,但也就是在这个时期,我知道有一所大学的体育老师在打咏春拳。”所以从韩杰上了大学开始,一直到今天,他都在学习咏春拳,从拉格比,一直打到中国。

      谁也没法解释韩杰为什么如此热衷于战斗,当然,前提是不主动去伤害别人。但这也同时意味着,如果有人想要从他身上占到什么便宜,那就真是愚蠢之极的念想。“从小到大,我至今无法取胜的,就是我每个阶段的师傅。其他人?我只会考虑我会把他打到什么程度。”韩杰在笑,他说他没有暴力倾向,他唯一的信念,如果算是战斗信仰的话,那也只是“我不能输”。

      时间推到韩杰四岁时,他坐在姥爷的大腿上,祖孙二人一起看《龙来了》(李小龙主演的早期著名功夫电影)。“哦,这是谁?他好厉害。”韩杰已经看呆了,直勾勾的盯着那不断变换的屏幕。姥爷指着李小龙回答他:“这个人,记住啊,就是李小龙,他的拳头是世界上最快的拳头,他来自中国。”因为这部电影,外加他姥爷这句话,小韩杰决定要学中国功夫。“我们那时候没地方学中国功夫啊,所以就报名学习跆拳道,可是我爸妈不同意,觉得练拳太危险。直到我以五岁之躯打赢了十岁年龄组的选手之后,他们同意了。”韩杰很得意,因为自己的天赋是自己发现的,并且用成绩说服了父母。

      韩杰先是跟韩国教练学了12年的跆拳道,高中时师从英国老师学忍者功夫,大学开始接触咏春拳,期间还学过一年的拳击……大学一年级还没读完,有个来自哈尔滨的室友看他这么爱打拳,跟他说:“你要学咏春啊?当然要到中国学啊。”但在韩杰的印象中,李小龙的老家实在是太遥远了,并且所有可以用来想象中国的事情,似乎只有“正宗功夫的发源地”。最后还是这位同学代他跟老师请了假,这个对拳脚之术如此热衷的孩子,终于来到了中国。

      在他四处打听之后,开始在圣龙咏春拳馆学习咏春,“拳馆的师傅王志鹏,是叶问的第四代传人,既然要学咏春拳,我当然要学正宗的。”韩杰如今已经在中国生活五年有余,虽然着急的时候还是习惯用英语,但跟师傅和学生们的汉语日常交流已经没有太大问题。“我在中国生活的一半多时间,基本都用来练拳了。”韩杰指了指拳馆内的打桩说。他在北京有一份自己的工作,帮一家海外公司做进出口贸易管理,但这份工作似乎仅是用作韩杰糊口之用,只要有空闲时间,他都会呆在拳馆里,不停练习那些拳谱上的动作。

      “刚到哈尔滨的时候,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,去了中国很多地方。”韩杰开始掰着手指头数:上海,武汉,青岛,大庆,成都,厦门,福建,郑州……韩杰说他最喜欢的还是武当山。因为但凡去过的城市,能有跟中国功夫沾边的东西,他都会亲自去看看。“我们爬武当山的那天,高温45度,我记得其中有一段爬了4000多个台阶,才上去。”这个英国小子就这样汗流浃背的蹲在某个寺庙门口,盯着里面的习武之人。“这是我想学习的地方,中国功夫和中国文化都包括……不过我也见过一些奇怪的事情。”韩杰话锋一转,回忆他还曾经在其他寺庙外看到的,“有些僧人我怎么看都不觉得像真的僧人,他们穿着僧袍,脚上却穿着NIKE和ADIDAS?手里还拿着手机?”韩杰耸耸肩。

      这一个月的旅行结束后,韩杰就开始专心练拳了,时至今日,王志鹏师傅说,他不仅是自己带过的学的最好的外国徒弟,“他还是拳馆上下最厉害的拳头之一。”不过在韩杰看来,相比较自己已经大有提高的功夫,“一日为师终生为父”这件事倒是更让他牵挂。“他就和父亲一样,我在中国的生活一点也不孤独,我们就像一家人。不过……我还是打不赢他。”韩杰开始笑,他很得意的说自己没有惧怕过哪个对手,但他始终打不赢师傅。“五年前第一次打没赢,五天前再打还是赢不了,我跟师傅还是差很远,不只是拳脚功夫呢。”

      不过除了王志鹏之外,韩杰的功夫可真是了得。儿时的生活环境让他锻炼出的胆量,外加常年习武练出的功夫,让他很难在非专业级别中找到对手。一年前的某个晚上,韩杰和朋友一起在酒吧门口排队等位子,朋友跟保安起了口角之后,双方动起了手。“在我还没确定到底因为什么发生矛盾,那个保安已经带了三个人过来,直接给我朋友一拳。”韩杰冲过去,以一对四,赢了。“这是不好的事情,习武的人学拳不是用来打架的,我们都有错……其实我那一刻只在想一件事,就是‘我不想输’。”

      在前不久刚刚上映的的《叶问2》中,圣龙咏春拳馆的师傅们作为专业配戏演员协助整部电影的拍摄,这当然也包括韩杰。“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,尤其是,当你有机会和‘叶问’过招的时候。”韩杰比划着,在圣龙咏春拳馆的玄关处,就赫然挂着叶问师傅的画像。而韩杰每天就在这玄关前面,一招一式的打桩练习,天天如此……
 
客服1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2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3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4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5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客服6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
  • 双井总店地址: 北京市朝阳区广渠门外大街8号优士阁写字楼C座4层402
  • 电话:8610-58613915,58613925    邮箱:slvt@163.com    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 9:00-21:00
  • 版权归北京颐生咏春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所有    如需转载网站内容    请注明出处    京ICP备09044253  技术支持:众领联合